王林漫谈/浮笔流年

我的旧时光

文/王林

从十九年前的元宵节开始至上一秒,是我的旧时光。

初中以前发生了什么我基本上不清楚,只是隐隐约约记得那时我妈老抽我,现在我妈总是说那时候我很乖,然后我就很纳闷,我那时到底是乖还是不乖。

小学毕业后,我在滚滚拖拉机声中带着对山外面的幻想缓缓奔出了大山,在漫长而又happy的两个小时后,我来到了我初中的母校前,然后我失落了。后来我每每对别人说起我初中母校,我都会倍自豪的说那是一个上课,午睡,吃饭,玩耍于一个教室的坐在教室里能轻易的瞄到校门的神奇学校。上厕所是要经过寝室滴,课间还能回寝室坐一坐,躺一躺,聊聊天的。这种美妙的经历在我后来的求学生涯中再也没有遇到过。虽然如此,但是有有爱的老师,可爱的同学,不管怎么说,要是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肯定是不会选她的,但是我爱她。

还记得初一时我写得一手好字,平时还喜欢露两笔,老师有事没事就夸我,后来老教室拆掉了,我们搬到了一个更烂的教室,从此我抑郁了,然后就封笔变死了。

在岁月时间时光里,一切都是会变的,什么海誓山盟的爱情,什么地久天长的友情,没有什么永垂不朽,没有什么永恒不变。你若天真的相信了,那只能说明你还小。多年后大街上一个不经意的转身,在茫茫人海里,除了人还是人,却再也不见你的那个TA。

后来我越来越沉默,我不想说这是害羞,因为这实在不是一个形容男生的好词,其实我更想用“羞涩”。我总是觉得我和别人不一样,我相信我一定看穿了世界,看透了人生,看破了红尘。后来我偶然知道了这是一个大多数青少年小朋友都会有的想法后,然后我落寞了。原来我只是个普通人。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其实我想说我连挂都懒得挂。别人都说我奇懒无比,但我从来不觉得一个星期不洗脚,两个星期不洗袜子,走几步去食堂吃饭都不愿去是懒。多年以后,我想到了可以叫外卖,但是聪明的发现了外卖普遍不仅难吃而且送货速度奇慢,真怕有一天我坚持不到它送过来我就在“望穿秋水”中壮烈牺牲了。

如你所知,我讨厌参加一切活动,当然后来我可能觉得我不能这样了而鼓起全身的勇气去参加了一些活动。甚至是上课提问对我来说都非常痛苦,这简直是折磨我,后来有一天我找到老师,认真的对她说:“老师,以后能不能不要再提问我了,我都忧郁的胖了。”老师微微一笑,说:“做梦!”

再后来就中考了。犹记得那两天下着漫天大雨,有个考点考试中水突然淹到了教室,最后没过了考生们的小腿。据说那个场景非常尴尬。于是下一场就换到了一个小学里。

我想这就是人生,它总是喜欢时不时的幽你一默。

不久后我妈打电话问老师考得咋样,老师说全班第一。于是当晚,我爸妈happy的去打了一宿麻将。而我,失眠了,因为要补课了。

高一时,两耳不闻窗内事,整天挂着个耳机左晃晃右晃晃。一个老师对我说过,我以后肯定没出息因为经不住诱惑。

其实永远别忽视老师的话,因为姜毕竟还是老的辣。

时间很给力的在指缝间溜走,当然对很多人来说是在键盘的啪啪声中溜走的。时间它总是在你想快的时候慢,在你想慢的时候快。一辈子,一闭不睁就要到地下去了,当然我是想到天上去的。

到了高三我的成绩已经怎么看怎么不好看。我一直问自己我前两年到底干了些什么事,但跟每次钱用完了再想我到底用到哪了一样,想不起来。

有一次我问我妈为什么她从来不提醒我别谈恋爱。我妈上下打量了一下我,说:“妈对你很放心。”每次看到那些情侣们大手牵小手或小手拉大手时我都会问自己难道真的一点魅力都没有吗?答案明显的啦。

终于,高考夹杂着夏天滚滚而来,而考前两个月,没错,我恋爱了。从此,高考拜拜了。

最终,考完那个晚上,虽然我一直认为我隐藏的很好,但我妈还是知道了,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算了也白算。在我估分二本未果的情况下,爸妈默默的又去打了一宿麻将,而我,失眠了,因为搞不好又要补课了。

但人生就是乱七八糟,在我收拾好东西都准备去流浪的时候,我居然上了二本线。然后在我生不如死的苦等了两个月后,通知书来了。我爸妈,你们懂得,又去打麻将了,这次,我终于没有失眠。

那天。我拎了个小包就义无反顾的踏上了一条,怎么说呢。总之,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还是要回来的。

后来我发现那躺车上的人们都是去那个学校的,没人发现我当时肉牛满面,以后回去的火车得多挤呀。

高中时,老师们家长们总是是大学很美好滴,想做甚就可以做甚。当时我们都傻傻的信了。

大学后不久,我跟高中的班主任发信息,说老师,你为什么骗我?要上早读,要上晚自习,一天还有八节课,作业还好多,考试还不能不及格。最最重要的是班上只有四个女生。老师说:你知道的太多了。

后来,当第六版的高等数学书摆在我面前,我都想拜它了。以后怎么过啊。

我跟我妈打电话,说,读书好难啊。我妈诧异的说:大学还要上课吗?

轰轰烈烈的几个月后,我失恋了。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你若硬要说男人不是东西也行。我又跟我妈说,妈,这辈子我不想结婚了,我要一辈子陪在你们身边。我妈说:以后我们就不给你寄零花钱了,你一个人要好好的啊。这不是威胁我吗,然后我又说:如果我有幸能毕业的话,那时候沈涛还挺着个小肚子主持《爱情连连看》的话,我就穿双内增高去相亲。

在我的种种郁闷中,我胖了。我已经长成这样了,再胖了,我就真的没勇气活下去了。看着窗外面的手牵手,我在减不减肥中痛苦的徘徊。

好吧,该写作业了,要考试了,要挂科了。洗洗要去上晚自习了。

大结局

如果你不幸的看完了,那么——看完请回复!!